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帝國的崩塌



第一章



塞赫人的暴亂席卷王國大地,在南方,已經有無數的土地陷入戰火之中,而

王國,此時也在飄搖之中這次的暴亂已經是十年內的第三起了,而王國的軍隊

在這幾次的暴亂中,越發懦弱、無能。在暴亂初期,王國的軍隊就如紙糊的老虎

一般,被那些低賤、下賤的奴隸們一擊而潰。



在南方,顯赫一時的艾克曼家族似乎已經被連根拔除,據來自南方的信使所

說,南方的貴族世家已經不知有多少被淹沒在暴亂的戰火之中了。那些身世顯貴

的貴族老爺們,一個個被吊死在刑罰柱上,而那些養尊處優的貴族夫人們,則淪

為暴民手中的軍妓。那些暴民猶如蝗蟲一般,浩浩蕩蕩的向王國北方湧來。



這兒是諾裏克行省。諾裏克行省是王國南部最大的行省,也是南部與北部分

界的地方,這兒富饒繁華,一度是王國最昌盛的行省。而在近二十年來,由于王

國的腐朽,王國各個地方都爆發了暴亂,諾裏克行省也不例外。不過,諾裏克行

省一向刑罰嚴厲,一旦有發生暴亂,所有暴民及親屬,均要被吊死在城門上,所

有近兩次暴亂,諾裏克行省不知被處死了多少塞赫人,而這些,有的是暴民,有

的則是無辜者。



諾裏克行省是以一個偉大的家族命名的,那就是諾裏克家族。諾裏克家族擁

有悠久的歷史,為王國的創立、安定立下了數不盡的功勞,諾裏克行省也成為諾

裏克家族的領地。而諾裏克家族的領袖代代都是能征善戰。這一代的領袖,正是

年輕的莉娜。諾裏克。



別看這位年輕的女公爵衹是二十多歲的女流,但不知有多少塞赫人死在她的

手裏。莉娜大公二十歲便繼位為家族族長,此時正逢第一次塞赫人暴亂,初為大

公的莉娜,高舉屠刀,毫不手軟,將兩座最先暴亂城市的塞赫人幾乎屠盡,諾裏

克行省的暴亂很快便被鎮壓,女大公便被塞赫人稱為女屠夫。第二次塞赫暴亂,

則是從諾裏克行省的鄰省發起的,但這次暴亂,則很詭異的繞了個圈,避開了諾

裏克行省,就這樣,女大公依舊高舉屠刀,將行省內的塞赫人清洗了一遍,就這

樣,諾裏克行省內的塞赫人十去九空。



而如今,已經是第三次塞赫人暴亂了。這次暴亂從南方興起,一直持續了近

兩年,不過暴亂一直控制在王國南部,北部雖也有暴亂,但比起南部來說,則勢

弱的多。也看王國南部一個又一個行省的淪陷,不知已經有多少貴族世家湮滅其

中。



在暴亂第二年的冬天,塞赫人的死敵,諾裏克行省,終于有了動靜。首先,

諾裏克行省再次進行了大清洗,行省內部幾乎已經很難再見到那些深皮膚的塞赫

人了。而緊接著,諾裏克家族的私軍開始集結,他們居然要開始向叛軍發起進攻!



這次出征,總指揮官便是莉娜大公。諾裏克家族大軍出諾裏克行省,便浩浩

蕩蕩的往王國南部而去。



諾裏克家族大軍開拔,終于讓那些貴族世家鬆了口氣。作為南方貴族的翹楚,

諾裏克家族一向是貴族中的領頭羊、定海針,大軍這一開拔,不少貴族都派私軍

響應,想必這次塞赫人暴亂,也將告一段落了。



大軍一出諾裏克,便勢如破竹,一下連克三城,斬殺叛軍數千人。而很快,

前鋒一萬軍隊,便殺入恩波利行省。



而此時,大軍也很快跨過了萊恩行省進入了熱那亞行省。此次聯軍共計四萬

人,可以說是諾裏克家族的家底。這支大軍也基本可以視為南方王國的唯一抵抗

力量了。



大軍前往恩波利行省,熱那亞行省是必經之路。因為叛亂的發生,原本繁華

的南方各行省可謂是一片狼藉,不少大城都被戰火毀滅,滿地硝煙,這讓莉娜大

公更加厭惡塞赫人。



大軍在熱那亞行省的省城修整了下來。



雖說是大軍出征,但是對于莉娜大公來說,她不過認為衹是一場遠途旅行罷

了。這一路上,女大公都是乘坐奢華馬車,管家、僕人一個不少,僅服侍大公的

僕人,就多達數百人。大公的車隊當晚便直接入駐省城的公館。



到了公館,女大公方從馬車上走下。雖說此時已是寒冬,一路上士兵們無不

打著哈哈,冒著寒風前進。可是在大公的馬車上,可是銀炭不斷,猶如暖春一般。



女大公身著白色燈籠袖襯衣,下著一條黑色包臀裙,簡單的搭扣蝙蝠短款外

套,卻盡顯名家手藝,薄薄的肉色絲襪、黑色尖頭高跟鞋,以及手上的皮包,這

就在貴族圈中,都是難得一見的精品,無不顯出女大公的高貴與奢華。而女大公

此時還戴著一頂帽子,讓人望去就不敢多看,生怕惹惱了這美艷端莊的貴婦。



女大公施施然的下了馬車,一旁的管家早已等候多時,忙在前帶路,而身旁

的侍女也各捧著暖爐,一路護擁著女大公往大廳走去,隨後左右跟著扈從、衛隊,

無一不是軍甲齊整,身姿矯健的騎士,公館外偶爾還有零零散散的賤民,連頭都

不敢抬,縮在墻角。



熱那亞全省早在年初,便已陷入叛軍手中,此時公館也是一片蕭敗,女大公

進了公館便一直皺著眉頭。



「叫凱恩過來!」女大公對一旁的管家說道。管家忙低著頭退下,不一會兒,

一個面容俊美的年輕男子便快步進入大廳。



「去,讓人把城裏搜一遍!把那些賤民全部吊死在城外!」女大公揮了揮手。

聽到女大公的命令,廳內其他人都沒有一絲詫異,女大公對塞赫人可謂是厭惡至

極,名為凱恩的年輕男子便快步走出大廳。不一會兒,城裏又是一片腥風血雨。



夜晚,由于大公歇在公館,大軍也就地紮營,可城內畢竟沒有軍營,士兵們

大部衹好駐紮在城外。



而此時在公館內,女大公在主院內,早已換了一身裝扮。女大公穿著一身黑

色的連衣裙,初看好像並沒有什麽問題,但是透過燈光,卻發現黑色上衣居然僅

是一層薄紗,透過薄紗,居然能看到內裏的黑色胸衣!



連衣裙頗為緊身,將大公的誘人身材體現的淋灕盡致。女大公,論容貌已是

難得一見的美人兒,白皙姣好的面容,修長的脖頸如天鵝一般高高昂起,由于從

小貴族式的培養,身材更是比一般女子來的高挑。那窄窄的腰,細長筆直的美腿,

無一不讓男人為之神魂顛倒,而更令人嫉妒的是,美婦還長了一對傲人的美乳,

高高挺立在胸前,讓所有女人都對其嫉恨不已。再加上無比尊榮的身世,美婦可

謂是集所有優點于一身。而此時,剛滿27歲的女大公正處于女人最美好的年紀,

整個王國的單身貴族無不對其阿諛奉承,以求能摘得這朵名花,不過女大公對外

可是不假辭色,一直高高傲立在貴族圈中,俯視眾人,對所有貴族一般挑剔。這

種傲人的姿態,更讓那些得不到手的男貴族們趨之若鶩,也更讓其他貴族少女們

對其暗恨不已。



不過如今,女大公的衣著卻格外淫邪,連衣裙的上衣僅是一層薄紗,在燈光

的照耀下居然毫無遮掩作用,而透過黑紗,可以看到美婦胸前戴著的是一件黑色

胸罩。胸罩是經典的扣式設計,而胸前的上碗是半式的,露出些許乳肉,美婦的

乳房又白又挺,在薄紗的覆蓋下,更加誘人。此時,女大公一身如此誘人的裝扮,

卻又沒有絲毫要休息的跡象,真是令人驚奇。不過,沒過多久,大公的房門便被

人輕輕推開。不過此時,院中並沒傳來任何動靜,看來,這人前來可是經過大公

應允的。



而進入大公房內的是名年輕男子,這人正是凱恩。羅德裏格斯伯爵。



羅德裏格斯可是一個高貴的姓氏。自王國建立起,羅德裏格斯就一直是王國

的中堅貴族,也是南方最老牌的貴族之一。雖說衹是一個伯爵,但其領土在整個

南部僅次于諾裏克家族。可是,就在上一次的塞赫人叛亂中,這個古老的貴族世

家被叛軍攻克了。一時,羅德裏格斯家族受到了滅頂之災。對于這種老牌世家來

說,不知擁有多少驚人的財富,也不知有多少底蘊,這都成了叛軍之物。而家族

裏的男子,幾乎被屠戮一凈,而女人們則也淪為了悲慘的軍妓,最讓人憤恨的是,

王國南部的第一美男子,全王國少女傾慕的伯爵大人——凱恩。羅德裏格斯居然

也被叛軍強暴了!淪為了一個賣屁眼的男娼!一時,羅德裏格斯家族成了全王國

的笑柄!



不過,沒過多久,叛亂就被平定了。不過,羅德裏格斯家族徹底失去了封地,

也失去了部屬。凱恩則被諾裏克大公給救了出來。可惜,此時的伯爵大人再也不

是以前那意氣風發、光彩照人的貴族公子了,淪為了一個被人指指點點的笑柄。



而在王國內部,其實貴族婦女圈養男寵,並不是什麽少見的事。不過一般的

貴婦人不過就是跟身邊的侍衛有上一腿。但諾裏克大公不同。女大公今年27歲,

卻絲毫沒有結婚的打算。不過女大公也並不是個雛,自從嘗過男歡女愛的滋味後,

女大公對其也是格外沈迷。不過,一般的男人對于生性高傲的女大公來說,又怎

麽看得上眼。不過自從救回凱恩,女大公便有了主意。



凱恩作為原先王國內一等一的青年俊才,不論容貌、學識、家學淵源都是最

頂尖的,若是放在以往,二人就算結為夫婦,也算是天作之合。不過自從羅德裏

格斯家族覆滅,凱恩便從雲端掉落泥地裏,自然是配不上女大公了。不過嘛,伯

爵大人這人還是別有用處的!在女大公的威逼利誘下,凱恩不得不屈服于女大公

的淫威下,成為了男寵。而這層身份,自然瞞不過女大公的身邊人。所以,對外,

人們還以為是女大公宅心仁厚,救助羅德裏格斯家族,但是大公身邊的人都知道,

這伯爵大人不過就是個花架子,實際上,哼哼!



凱恩一進入廳內,便一臉笑容的朝女大公走去。雖說凱恩並不強壯,但是身

材極佳,一路走來,真可謂是風流倜儻。不過往日,二人相處,凱恩倒能不卑不

亢,但此時,笑容裏卻又些許謙卑。女大公對凱恩如今的作風倒格外滿意。哼!

羅德裏格斯在南部一向是于諾裏克家族對立,兩大家族明爭暗鬥不知私下底有多

少齷蹉。如今對方淪為了自己的私寵,別提有多泄恨了。



接下來,凱恩不得不成為了個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的男娼,快步上前,先將自

己的衣物褪去,接著小心翼翼的褪下女大公的衣物。雖說女大公可是王國數一數

二的大美人,該瘦的地方瘦,該有的地方也格外豐腴,但此時心理的屈辱感,讓

凱恩還是難以接受。但這一切,都已成現實,伯爵大人不得不壓下心中的屈辱,

小心翼翼的伺候起女大公來。



又是一晚春色。凱恩不得不小心翼翼的先撫摸著那具美輪美奐的肉體,然後

再挑逗起女大公的情慾,最後,在努力的讓女大公舒服起來。女大公此時倒顯得

格外奔放,在凱恩的挑逗下,淫聲浪語不絕。女大公的小穴生的極淺、而又格外

敏感。凱恩的陽具衹跟常人一般,但都沒法完全插入,生怕讓女大公有絲毫痛楚。

這般抽插下,女大公都堅持不了多久,沒一會兒便浪叫著泄了身子。不過很快,

第二輪的交歡又開始了。伯爵大人用舌頭小心翼翼的在女大公的私處舔著、吸啜

著。這一挑逗,女大公馬上又全身顫抖起來,整個人明顯又開始情動起來。這時,

凱恩忙再次將陽具插入那又嫩又窄又淺的美穴之中。美婦的小穴顯然是萬裏無一

的名器,陽具一進入,兩團美肉便將陽具緊緊夾住,沒過多久,凱恩別感到自己

也到了高潮邊緣,而就在這時,女大公再次達到了高潮,整個人顫抖著,高聲淫

叫著,淫水如波浪一般,一陣一陣湧出,而這時,凱恩不得不緊咬著牙,將陽具

拔了出來。



「哼,算妳識相。」過了一會兒,女大公才從情慾中清醒過來。對于女大公

來說,如今的伯爵大人不過就是一個性奴,那骯臟的精液又如何能射入自己的體

內!女大公傲然的看了看還渾身赤裸的凱恩。這時,凱恩不得不穿上衣物,就此

離去。



第二天,在城裏的廣場內外,則圍滿了人。



此時,王國的軍隊正維持的秩序,今天,這兒正是要吊死這次大軍抓到的塞

赫人。在廣場上,此時擺滿了絞刑架,而在絞刑架下,則被綁滿了塞赫人。



在廣場的主席臺上,此時正坐著一排排的王國軍官、貴族老爺。而在人群中

央,則是一名年輕貌美的女子。



這人正是一直恨塞赫人入骨的諾裏克大公!



大軍出征這些天來,已經擊敗了數支叛軍,而抓獲的塞赫人更是多達數百人。

這不,女大公便令大軍將所有俘虜押解到廣場上,將其通通絞死,以震懾叛軍。



很快,一群如狼似虎的精兵便進入廣場,那些被捆綁住的塞赫人被吊在絞刑

架上。這時,感到死亡威脅的塞赫人無不痛哭流涕,大聲哭求起來。



「哼!這群賤民!王國就是太仁慈,要我說,早就應該將塞赫人滅族!」女

大公跟別上的斯裏蘭卡將軍說到。將軍忙點頭附和。



塞赫人們在絞刑架上哀求著,可是那些士兵卻不為所動。馬上,第一批塞赫

人便被吊死在絞刑架上。感到毫無活路的其餘叛軍,便開始大聲咒罵起來。女大

公看到這,不由冷哼一聲「令大軍明天開拔!早點叛亂!將塞赫人滅族!」說罷,

便起身,頭也不回的離去了。而這時,在人群中,幾個人對著女大公低聲嘀咕著,

卻沒人發現。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