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中了催情春藥



寂靜的房內點著幽暗的燭火.



室內暗沈厚重的色繫在燭火的映照下,透著妖異的氣息.



濃濃的奇妙香氣從床榻下方的金絲爐散發出來,甜膩的散佈在空氣中,而在床邊卻突兀的放著冬天不會綻放的茉莉及珠蘭.



隨著不知從何處吹來的微風而輕輕晃動的床紗之後,仰躺在柔軟床榻間的蘇月翎,在濃郁的香氣下緩緩睜開了眼.



眨了眨氤氳的雙眼,她眼中看見的不是深絳色的床帷,而是戟如天英俊性感的臉.



蘇月翎雖然張開了眼,但她並沒有清醒過來.她展露出美麗迷濛的笑靨,看著實際上並不存在的戟如天.



「熱……」她陷入幻象中,在清涼的室內卻感到從體內湧出陣陣熱意,那種難耐的燥熱讓她用手拉扯著自己身上的衣物.



除了絲薄的褻褲還留在身上外,就連攏住雙乳的小兜都被她脫了下來,雪白的嬌軀幾近完全裸裎.



她翻轉過身子趴伏在冰涼的絲綢床單上,蠕動火熱的身子,與床上鋪著的黑色絲綢廝磨,藉以消除肌膚中散發出的燥熱.



如白脂般美麗瑩潤的嬌軀,被披散在床上的長髮和其下黑色的絲綢襯得異常誘人香艷.



「嗯……」她將臉埋在枕間,發脹的胸乳在摩擦下,兩顆乳尖老早挺立硬實,它們揉在床單上的美妙觸感讓她將沙啞的嚶嚀盡情吟叫出來.



被那異香催出火熱的情慾,方才稍微平息的燥熱因為乳上的快意又重新襲上她的身子,就算未經人事,她也能隨著本能找尋宣洩情慾的方法,喪失理陸的她根本就不知道羞恥,不自覺的用手取悅著自己.



下腹的火熱和腿間的空虛,讓她伸手抓過床裡側疊放整齊的被褥,整個人轉而擁住厚重的被子,將它夾放在腹下及雙腿間,讓泌出濕意的私處緊抵著裡成長條狀的被子蠕動.



這個動作確實撫慰了她下身的空虛,於是她用手緊按住腿間的被褥,快速的挪動自己的臀部,讓下身不住摩擦著它,沒一會兒,體內分泌出的濕液就浸透絲薄的褻褲,沾染在被子上,弄成濕漉漉的一片.



強烈的快意讓她加重力量,同時空出一手向上抓握住自己的乳房,生澀的揉搓腫大的軟乳,漸漸的,她掌握住其間的奧秘,臀部有技巧的移動,張開大腿,讓腿心軟嫩充血的花辦能在摩弄間被按壓.



汗濕的長髮因她的動作,淩亂的沾黏在她雪白的頸間及光裸的背後,迷失在情慾中的她放浪的撫慰自己,急促的喘息伴隨著短促的嚶嚀,反應出她即將體驗到初次的高潮.



「啊啊--」



她緊閉著眼,在快速的磨贈中,下體傳來劇烈的快感,在轉瞬間擴散到全身,她口中逸出一聲尖細的叫聲後,達到了此生第一次的高潮.



她癱軟在床上,意識不知道飛到了何處,任由腿間的熱液不住向外溢流……



熾無涯望著眼前闔上的門.



他雙手緊握成拳,站在外室聽著蘇月翎滿含情慾的嬌吟及喘息.



從蘇月翎因為流夜香而情慾高張的那時刻起,他就進入了屋裡,只是他不知為何並沒有進入內室,反而冷著臉就這麼站在門前.



要得到蘇月翎體內的鎏琅石,唯有與她交合.



但是,要在蘇月翎心甘情願、沒有一絲反抗的情形下,才能夠順利得到鎏琅石.



紫袍聖女用盡了所有靈力,才能將全護咒完美的附著在蘇月翎身上,如果不顧蘇月翎的意願,用強迫的手段與她交合的話,鎏琅石將會在瞬間灰飛煙滅,徹底的消失在世上.



這就是為什麼紫袍聖女會不怕危及女兒的安全,而將如此重要的鎏琅石隱藏在蘇月翎體內的原因.



流夜香是一種珍稀特殊的薰香,有著神奇的治療功效.



它是以在癘瘴及毒獸橫行的暗夜峪中才能生長的血弦草提煉出來的,別說要進入暗夜峪有多困難,就連想要全身而退,都幾乎不可能.從古至今還沒有人能夠真的全身而退,就算不死,受的毒傷也會折騰那人一輩子.



所以血弦草十分珍貴,只有少數人用得起,而蘇月翎並沒有受傷也沒有生病,熾無涯卻讓人點上了如此珍貴的流夜香.



因為除了治療功效之外,如果再加上茉莉花及珠蘭的香氣,它就會化身為最強烈的催情春藥,讓聞了它的人失去理智,喪失判斷力.



而它在被當作春藥時.同時也如同毒藥一般,在三天之內如果沒有實際跟異性完全交合,那中了流夜香的人將會在極端的渴求中痛苦的死去.



現在內室裡的蘇月翎,肯定正為自身的情慾所苦.



可是熾無涯卻是從頭到尾站在原地,沒有任何動作--



熾無涯心中正在天人交戰.



雖然他稱不上是什麼有良心的好人,不過這般姦淫女子的下流手段,他也從不曾使用過.



就算是為了得到渴求已久的鎏琅石,他仍然做不到.



熾無涯不禁在心中暗罵自己--真是個沒用的東西!連一個女人都下不了手,還妄想做什麼大事?



彷彿下定了決心,熾無涯頭一甩牙一咬,霍然拍開內門,故意踩著沈重的步伐進了內室.



內室裡的流夜香已燃盡,本來放在床沿的新鮮茉莉花與珠蘭則已枯黃掉落床邊的地上,殘餘的香氣因為已經少了新鮮茉莉及珠蘭的配方,所以並不能影響熾無涯.



他兩三步就走到了床榻前,深吸了口氣後,大手將掩起的層層輕紗用力扯下,立刻看到倒臥在床上的蘇月翎.



她趴臥在被褥上,只露出一片雪白無瑕的美背,小臉面向裡側被長髮掩蓋住,輕淺的呼吸顯示她剛因暫且消退的情慾而沈入睡眠中.



熾無涯不再猶豫,冷著臉欲將身上的衣物脫下,可他還沒來得及解下腰帶,就警覺的抬眸看向微微敞開的窗欞,準備好迎接猛力的攻擊.



戟如天迅雷不及掩耳的從窗外撲向熾無涯,伴隨著一聲大喝,一掌將熾無涯打飛了出去,只見熾無涯毫無反擊之力,被他的力量震飛,身子向後急速拋跌,重重的撞在離床最遠的牆面上.



如果仔細看,就能發現熾無涯甚至有三分之一的身體是陷進了牆裡,但是牆面卻沒有一絲龜裂,可見得戟如天的力量有多恐怖巨大.



隨後從門外一湧而入五名高壯不下戟如天的粗獷男子,他們接手與熾無涯繼續纏鬥,讓戟如天去查看蘇月翎的情況--



戟如天鐵青著俊臉,嚇退了一群想上前關心的族人,抱著被他以風衣密實裡住的蘇月翎,疾步走進他的寢房.



將蘇月翎輕放在床上,將包住她的風衣輕輕解開,觸目所及的雪白身軀讓他心頭的怒火再次狂燒而起.



希望他臨去前送給熾無涯的那一掌能去掉他半條命!戟如天第一次湧上如此黑暗的念頭,只因為蘇月翎.



當他看到躺在熾無涯床上,髮絲散亂、乳房腫脹、下體衣衫盡濕的蘇月翎時,強烈的殺人慾望讓他紅了眼,狂吼著拉開自己的族人,將所有的憤怒都發洩在熾無涯身上.



直到身旁的人靈敏的嗅到流夜香及看到床下枯萎的珠蘭及茉莉,才出手將他拉開,告訴他蘇月翎中了毒,這才喚回他的理智,將蘇月翎先帶回福臨悠境.



就在他將薄被蓋到蘇月翎身上時,她忽然睜開了雙眼,木然的看著他.



「月兒……」戟如天用指背輕輕撫過她的臉蛋,溫柔的叫喚著.



她眨了眨眼,神智仍然渾沌,並不是真的清醒過來,不安分的扭動身體,因為她體內又漸漸熱了起來.



「戟大哥,我好熱哦……」



說話的同時,她將戟如天替她蓋上的薄被拉開,於是她本來就光裸著的豐腴軟乳就這樣毫無遮掩的展露在他眼前.



因為她的扭動,兩團白脂就像細滑的豆腐腦一般晃動搖顫,讓戟如天口中分泌出大量唾液,貪婪的瞪視著她的渾圓玉乳.



雖然在抱她回來的時候已經見識過她的美麗,但當時他被強大的怒火分散了注意力,並沒有任何曖昧的念頭.



但是現在的情況就不一樣了.



蘇月翎如秋水般的媚眼,不停拋送著惑人秋波,配上她嬌嗔甜膩的低柔嗓音,再加上裸露的美麗曲線,讓他完全無法克制自己下身的反應,男性渴求疼痛了起來.



「月兒……」他本來打算等成親後才掬取她的童貞,所以不管他有多渴望她,都只在夜裡進入她的夢境與她相會,稍稍滿足自己的慾望,不曾實際輕薄過她.



但是他知道,中了流夜香的毒,她勢必得與男人交合才能活下來,看來今天他就要提前與她共度花燭之夜了.



只是……委屈了她呀!



正當戟如天為蘇月翎心疼時,她已經等不及要發洩體內高張的情潮了.



「戟大哥……我不舒服,你幫幫我……」她的大眼被情慾的水霧佈滿,閃著水光,她拉起戟如天的大手將它拉放在自己脹痛的乳房上,催促著他動作.



驟然盈滿手心的滑膩,細緻的觸感讓他的男性不住的悸動,他深吸口氣,大手順從她以及自己的慾念,揉捏起那軟綿的渾圓,在揉弄間,殷紅的乳頭在他手心中滾動,不時還從他的指縫中探出來,勾引他火熱的視線.



「嗯……好舒服……」她毫不保留的藉由吟嚀和字句表達自身的歡愉,主動弓起軟綿的身子,將兩團玉乳更加挺進他手中,迎合他的愛撫.



輕擺著纖細的水蛇腰,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手,淫蕩的將小手伸進自己腿心,隔著濕透的褻褲揉按自己充血腫脹的花辦.



他的慾火被她完全激發出來,明白她現在需要的絕不是他的體貼及溫柔,被夜流香控制的她,已經成為最淫蕩無恥的女子--



他的動作在一瞬間狂野了起來,決定不論事後她會有任何反應,先將她體內的毒解掉,保住她的小命再說.



大手使勁兒抓握她的軟乳,另一手撥開她的小手,直接撫向她火熱的私處,同時俯下頭,親吻住她不斷發出熱切吟叫的紅唇.



舌頭先舔洗她豐嫩的雙唇,用齒嚿咬她的豐唇,將它們弄成一片殷紅,然後才將舌頭探進她濕熱細滑的口中,他不停的在她口中翻攪舔吮,品嚐著她的甜美及濕滑.



停留在她腿間的手,隔著濕透的布料勾畫著花唇的形狀,然後粗指陷進其間的凹處,快速的抖動手指,按壓她的敏感部位,讓她忍不住挺動著雪股,與他的手廝磨.



「嗯……嗚……」雖然放在她身上的大手和吻住她的熱唇,滿足了她部分的情慾,但更深沈、更強烈的慾望及燥熱卻讓她難過無助的哭出來.



誰能救救她啊?她現在全身上下從裡到外,就像被火灼燒,又像被許多蟲蟻啃咬似的,卻也在同時感到舒服及暢快,還有更多的空虛及渴望……許許多多複雜淩亂的感受,讓她覺得她快死了.



「救我……我要……」她要什麼?下身的空虛讓她不停挺舉,頂著他的手摩擦,她卻不知道該如何開口要求,無助的她挫敗的用迷濛的眼哀求著戟如天.



戟如天捨不得的看著她,知道她已經到極限了,而自身的火熱也讓他無法再延宕下去,於是他並沒有費事將身上的衣物脫下,只用手快速的解開自己的褲頭,將粗長火熱的男性釋放出來.



粗暴的撕毀她的褻褲,將她的大腿向兩旁用力分開,男性抵在她濕淋淋的穴縫前磨贈幾下,將她的愛液沾染在粗硬的男性頂端.



戟如天縮臀挺腰,在瞬間進入她未經人事的花穴,強力擠開她的緊窒,狠力穿透那象徵純潔的薄膜,將碩長的男性硬生生貫入她體內.



破身的劇痛在流夜香的作用下,轉化為無上的快感,柔軟的花穴被如此粗大的男性幾乎撕裂的插入,不但沒有讓她感到疼痛,反而讓她興奮的大聲吟叫,立時感受到極度的歡愉.



被她的緊窒及高溫的濕熱完全包裹,他無法稍事停留,慾念促使他挺舉腰臀,在她腿間急速的聳弄,將男性不斷探進她體內,在動作中,她的處子之血混合著她泌出的豐沛愛液被他的粗硬大量帶出,弄得他仍穿在身上的衣衫及他們身下的床褥上都是.



「啊……再用力!用力……」她狂野的吟叫,說著露骨的要求,配合著他的抽送,挺動自己的圓臀向他的男性套弄.



「月兒……你真是太棒了!好濕、好緊……」她甬道中的軟嫩及緊窄,讓他想將自己永遠埋在她體內.



戟如天強力的抽插著,在聳弄間,水穴旁的兩片花辦還不時磨贈著他的粗硬,那痛快的感覺讓他的理智盡失,像瘋狂的野獸般在她身上動作.



兩個人不顧一切的任由情慾糾纏,肉體翻騰,在對方身上尋求純然肉慾的發洩.



「啊……我快死了……」她的花穴在他的聳弄下,已經從搔癢轉為一陣強過一陣的酸麻,甬道就像被熱鐵烙煨著,她的意織逐漸浮遊,就像要跑出身體一般.



他眼中充斥著她妖媚的姿態,她下身的妖花完全綻放開來,水淋殷紅得像快要滴出血.



而挺立在軟綿白乳上的乳尖更似熟透的莓菜般圓翹,包縛著他粗硬男性的細窄也開始有節奏的擠壓收縮,他同時注意到她如白脂的乳房及小腹漸漸染上微微櫻紅,種種的反應都在告知他,她即將達到高潮.



好不容易拉回些許理智,他想起流夜香最關鍵的解毒要點.



中流夜香毒的人即將達到高潮時,解毒者就要配合時機,在同一刻釋放出在最激情時才會分泌出的熱液,如此才能真正解去毒性.



於是戟如天加快男性的聳弄,同時加大抽送的幅度,將自己驅策到即將爆發的邊緣.



蘇月翎不斷褲強力抽送著,她已經呻吟不出來了,只能哀哀嗯哼著,反手抓扯床褥用力扭緊,所有的感官都集中在被摩擦的那一點,她的眼前已然呈現一片火紅.



忽然,在他一個用力的插入中,她全身戰慄著,在瞬間達到了炫目的極樂境地--



戟如天抓住她崩潰的剎那,放任自己的男性火熱的噴射出激情的濃稠白漿,在她的強烈收縮中,填滿她的深處……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